在如今全球几乎所有头部互联网平台都已进入存量时代的情况下,印度与东南亚无疑成为了拓展新用户的又一战场。而面对互联网与人口的双重红利,各大视频流媒体和电商平台都试图在这类新兴市场布局,以争抢市场份额。

日前有消息称,亚马逊方面或已在印度市场测试新的Prime会员订阅服务“PrimeLite”,以更低的价格为用户提供相关服务。据了解,PrimeLite
Beta的价格为999卢比/年(约12美元),作为Prime会员的一种经济高效替代方案,后者的价格则是1499卢比/年(约合18美元)。

用户权益方面,PrimeLite用户可享受免费的两日达送货服务,能免费观看Prime
Video所有内容,但分辨率最高仅为高清、含广告且限制登陆设备的数量。相比之下,Prime会员则可享受免费的次日达或当日达送货服务,Prime
Video方面也有着更多的选择,此外还能享受亚马逊音乐、亚马逊游戏、电子书、免费EMI等更多相关权益。

但由于目前亚马逊方面尚未对此事进行回应,因此还无法证实其是否、以及何时正式推出这一新的订阅服务。

在本月早些时候,亚马逊印度方面就曾表示,其2023年的目标是增加Prime会员总数,而亚马逊印度消费者业务国家经理Manish
Tiwary指出,“亚马逊实现长期增长的三个重要指标是更多的客户、更多的Prime订阅者和更多的卖家”。

不难发现,PrimeLite非常类似Netflix不久前推出的低价含广订阅服务BasicWith
Ads,同样都是通过限制权益、增加广告,以及用更低的价格来拓宽用户群体。

此前在2021年12月,为了与亚马逊和迪士尼争夺印度的市场份额,Netflix方面便已大幅降低在当地的订阅服务费用,其中降价幅度最大的是入门套餐,直接从499卢比/月降至199卢比/月、降幅达到60%。当时Netflix印度负责内容的副总裁Monika
Shergill就曾表示,“新的会员价格将使印度观众更容易获得流媒体服务。”

不过相比亚马逊PrimeVideo的每月179卢比,以及Disney+
Hotstar每年1499卢比(平均每月124卢比),目前Netflix的价格仍是最高的。

事实上,这些视频流媒体平台在印度市场的价格相较其他地区要低出了不少,因此也足以表明,其如今俨然已成为各大平台的必争之地。而通过低价抢先占领市场,再逐步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,也早已是互联网企业百试不爽的方式。

更进一步来说,据贝恩公司预测,印度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,2022年其电商收入将增至2020年的两倍。同时根据Statista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印度的网民数量也呈现出增长趋势,2021的网民数量为7.419亿,预计2025年则将达到11亿,并且2027年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规模或将达到2000亿美元。

面对如此庞大的潜在市场,各大互联网厂商自然不可能放过。其中,亚马逊在整个2022年更是几乎是被坏消息环绕,甚至在2022年12月市值跌出“万亿美元俱乐部”,成为全球首个市值缩水超过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。

业绩方面,继2021年第三季度亚马逊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跌50%后,在业绩方面便开始疲态尽显。例如在2022年第一季度,亚马逊创下了自2001年以来的最低营收增速、同比增长仅7%,同时还报告了2015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。

然而新年伊始,亚马逊方面似乎还没能“转运”,反而是在日前宣布将裁员超过18000名、高于此前的计划,并且这也是亚马逊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。

据亚马逊CEOAndy
Jassy此前发布的声明显示,这次裁员涉及亚马逊商店与人员、体验和技术部门,其中“亚马逊生鲜”、“亚马逊无人超市”在内的实体店和人力资源板块受到的影响最大。而作为全球裁员的一部分,亚马逊还将在印度解雇约1000名员工。

在业绩与资本市场上的双双失意,或许也加速了亚马逊的“降本增效”。除了针对性的削减成本、放弃诸多尝试性项目外,“开拓新用户”自然也就成了提高营收、利润率的必要手段。

事实上,无论亚马逊、Netflix推出低价订阅服务,还是数年前国内互联网公司纷纷押注“极速版”,本质上想要获得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“新用户”。

当时,无论是短视频领域的快手、抖音,还是长视频赛道的腾讯视频、爱奇艺,亦或资讯领域的今日头条、腾讯新闻,都陆续推出了极速版应用,并且几乎都试图借助“看视频/看资讯挣钱”这一功能来吸引用户。而这样的现金激励策略,无疑是获取新用户的重要工具,尤其是在价格敏感型用户聚集的区域。

如今就连Netflix都向广告模式妥协、亚马逊也推出了价格的订阅服务,或许未来在这些新的增量市场中,这些海外平台没准也会向国内互联网企业学习、推出“刷应用赚金币”的玩法。